對於Viktor & Rolf這個時裝品牌特別有感覺,因為這品牌在香港launch的時候,我正正在I.T工作,負責撰寫這新聞稿發佈,又聯絡記者朋友遂個介紹這品牌有多勁/爆,又安排sample拍照。然後在JOYCE工作時,有一次到巴黎約了品牌國際公關開會,她送我這本書,一直都很珍惜,偶然揭開看看,不單是驚訝他倆對古董娃娃的喜愛程度及尊重,還有回顧他們藝術級的時裝設計,可惜品牌這幾年叫好不叫座,期待他們的大熱歸位。                         

我平日很少戴首飾:自覺金器和珍珠放在我身上總是怪怪的,鑽石呢?哪有女生不愛鑽石,不過很難遇上一些不太「雍容華貴」的設計或品牌,我的要求很簡單是-低調而時尚,簡潔而有細節-說起來好像一點也不簡單。近日認識了這個英國奢華首飾品牌Monica Vinader,很能滿足我的簡單要求。連英國皇室成員威廉太太Kate Middleton、哈利波特的妙麗Emma Watson、歌后Beyoncé和中國名模劉雯等等一個很長的名人列也是這品牌的長期粉絲,你明白的。香港店在IFC。  

自從不穿高跟鞋之後,我的球鞋數量的確驚人,但我發現款式再新再變,我還是喜歡簡單而經典的Air Max,這𥚃是我特別鐘愛的幾對。

1995年,是我入讀香港理工大學Diploma的第二年,大部分中學同學也升讀中六中七,我卻大膽地報了理工,那個年代,一年會收幾位中五生,設計系Swire School of Design是十分極度相當搶手的,A-Level畢業生、TI設計學生、其他工業學院、回流留學生及已經工作了幾年的在職設計助理,都是我的對手。如果當年沒有取錄我,我應該去了葛亮洪師範,而家應該hea教緊書。1995年,你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