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 meets YY

如果欣賞一件藝術品的時候,你會感應到創作者的內心世界、當時他的心情和處境,甚至能夠牽引很多人有同感走進他的領域,身同感受,這些我們稱為「大師級」作品。那麼,他一定是位傑出的當代藝術家,還有本事擴闊新藝術層面,創出全新的身份稱號:詞作藝術家/時裝藝術家/生活藝術家/購物藝術家﹣﹣黃偉文     

M:Molly E

W:Wyman

M:經常很留意你的工作及生活,追看你的instagram是每日必做的事情,覺得你什麼也擁有了,現在是否你人生最開心的時侯?

W:其實,我已經開心了一陣子了(笑)

M:那麼還有甚麼事情是你現在最想做?又或是有甚麼是你夢想要做的?

W:有,但我性格偏向不會講。我覺得未做已經揚晒出去好老土,我很不喜歡這樣。的確有幾樣事情想做,但不關於音樂。算不算是未完成的志願?又未至於,適當的時候一定跟大家講。 

M:我覺得你甚麼都已經得到,好想知道你有甚麼是做不到的?

W:我有好多事情都做不到,但我鍾意做的事情只得好少,那些做不到的,好多都是我不想做的,所以無所謂。那些好想做又未做的,正是剛才我避而不答的。 

M:現在的你好開心好幸福,以前有沒有試過捱窮?最窮的時候有多窮?又或是完全沒有捱過窮?

W:我是那種即使很窮都不會覺得窮的人。從來我都不擔心錢,但並非我屋企大把錢不需要擔心。不擔心錢不代表不用擔心錢,我意思是「知足」。我九十年代初大學畢業時都只不過搵六千蚊一個月,以一個大學畢業生來說不算多,因為那時候讀個degree出來打份政府工起碼過兩萬。但那時侯鍾意做電台,賺六千蚊一個月無覺得唔開心。我細個屋企不是很有錢,無使慣食慣,所以就算拎住六千蚊都好知道點樣使而可以令到自己好開心。那時候賺六千蚊都會買件三千八蚊Romeo Gigli褸,如果那個月有其他地方要使錢,無得買又不會唔開心,亦不會每個月一到廿號後就籮籮孿,覺得要憂柴憂米。

M:你不是那種瘋狂碌卡的人?

W:我唯一用過的信用卡,用了很多年,但那張不是信用卡,而是一張要銀行有錢才可以碌的那種美國銀行卡,我碌得最多就是那張。我唔會使一些我沒有的錢,信用卡的概念是先使未來錢,但我不會,我是那種有一百蚊先使一蚊的人,不會有一百蚊就使二百,然後等待下一個月出糧再填數。

M:你現在甚麼也買得到,會否令你現在消費時沒有以前那麼開心?

W:這樣說吧,通常你因為買不到才會掛住,但買得到,除了是因為有經濟能力可以買得到而開心外,還有很多元素,例如有好多貨品你要買得到,就要夠勤力,做資料搜集做得夠好,朋友要夠多,要夠好彩。就算現在我無需要再擔心經濟能力是否負擔得起,但我依然買得開心,原因正是來自剛才所說的。有時候我買想要的,會覺得邊個邊個朋友幫到我,又或是人人買不到唯獨我有,幾叻!所謂購物狂其實有段數,白帶、黑帶、黃帶。

M:那麼你是甚麼段數?

W:我夠膽認我已經是那種可以開壇教人的級數。色帶已經不足以形容,根本不是那個level,我早已經甩晒所有帶。

M:但你不覺得這是病態?

W:為甚麼會覺得是病態呢?我覺得就好像煮餸一樣,要煮一碟好難的菜式,你識咪好叻囉。你不會因為突然間連海參都識發,鮑魚都識炆就說這是病態。我亦都只是識得一些較深的技巧。

M:會否有時候買了兩件同款的也不知道?

W:後生時也會有。但那也只不算是病態,無記性只不過是先天的殘障。

M:在你的興趣排行榜裡,shopping會否是你最大的樂趣?

W:我覺得用興趣來形容有點不對路,我覺得人活着就應該要「買嘢」。

M:除了買嘢你還有沒有其他生活上必定要做的事?

W:旅行,我好鍾意不在香港。留意,我不是鍾意旅行,是鍾意不在香港。只要不在香港就可以了。 

M:是否因為你身在不同的area code心情又會不同的關係?

W:因為在香港生活是現實,所有離開香港所發生的事都是夢幻,我好鍾意在生活中留下一部分是夢幻。因為在香港你要工作,又有各種實際的考量,在香港那個是真正的自己。到了外國的那一個已不再是自己,久不久去做吓不是自己,即使做得密一點也不會介意。

M:「人腳」會否是你去旅行時考慮的問題?

W:我後生時可以自己去旅行,30歲後,所有可以一個人去旅行的quota在30歲前已用完。30歲後就開始鍾意有人陪,無論是跟朋友去旅行,工作上去旅行甚至乎拍拖去旅行,同屋企人去旅行都鍾意有腳一齊去。我好鍾意出差,除非那個地方去了一百次或已經再無地方好玩,我都鍾意在工作後留多一兩日,而那一兩日是好「美味」。尤其是去到一個陌性的地方工作,再留多一、兩日,去望吓睇吓那個地方,鍾意就再去,否則就close file,呢世可免則免。我好enjoy不在香港這件事,我去旅行開心,等去旅行又開心,等去旅行一定開心,未出發興奮過出發後。但近年我都發現只要跟心愛的朋友和鍾意的人一齊去旅行就一定點都可以找到一個好玩的地方。

M:會否再舉行第二次的作品演唱會?

W:你現在問,我這一秒鐘答你,即代表我這一秒鐘的想法,因為將來會變數。而這一秒的答案是「會」。不過真的不會這麼快,因為對上一次演唱會最後一場我說過十年後再來,就算不是十年都八年。幾個原因,一.就算幾好玩,日日玩都會變得不再好玩。做人做了這麼多年,人生最美好的幾件事就是盼望同等去旅行。其實很多時去行都未必好玩,反而是等去旅行才最和味。所以我覺得不如大家enjoy耐少少。加上我又要儲歌,又要還人情債,再儲過一些新的credit等別人下一次還債俾我。所以演唱會會開,但不是短期內的事。

M:你都已經開始減產有一段時間了,現在寫歌,會是甚麼因素令你決定寫一首歌? 題材?人選對象還是價錢?

W:都可以,總之這幾樣在我心目中都有個標準,只要達標就會去。如果那個人好有趣,又或者是舊朋友關係,我都會寫。不太想寫但有好多錢,咪寫囉。我想做人過了35或40歲,其實都不外乎是這些原因。如果你是那一種決定不再事無大小都搏殺一餐的人,過了某一個年紀而又可以使得郁你去做的,都不外乎這幾個原因。

M:其實甚麼事才會令你不開心?

W:都有,但我答你又有何意義? 既然現在開心,就不要想了,這就是令自己保持開心的最重要心法。況且,有時唔開心吓是維持開心的動力。(果然是神級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