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 meets Gregory Rivers 

有醫生唔做,30年前隻身來到香港加入演藝界。外表是金髪外國人,名字叫國榮,相信也沒有人記得他的英文真名,他比起很多香港人更local,難怪他唱《香港地》很稱職,人人也投入他的歌聲。由於外型所限,從影以來他並没有代表作,不過大部分香港人也認識他並能夠叫出他的名字,難道他和發哥很熟又要話你知?香港人-河國榮 Gregory Charles Rivers。 (時裝美容別册 Mode的名人專欄) 

 M:Molly E G:河國榮
M:知道你是因為張國榮,所以朋友將你的姓氏Rivers加國榮這名字。為何會喜歡他?

G:其實不是這麼簡單,以前在澳洲讀醫科,第二年入住大學宿舍,宿舍名叫「International House」,規定要有一半是留學生, 當中有好多來自香港的學生。因此認識香港流行歌曲,之後就自己買唱片,一路聽一路睇歌詞一路學。那時大學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國際晚會,希望大家可以互相交流文化。在1985年,張國榮唱《Monica》攞獎,所以那年就決定在國際晚會上唱《Monica》,我還學他在比賽時一路跳舞一路唱歌。起初還被其他同學笑我,後來他們見我這麼勤力跳舞練歌,於是又加入, 突然間就出現了好多人幫我伴舞。其實我的朋友比我更喜歡張國榮,他說既然我這麼喜歡張國榮又唱《Monica》,名字叫Gregory,同張國榮的發音都差不多,不如你叫河國榮啦。所以不單是純粹喜歡張國榮,而是有段古的。

M:私底下有接觸過張國榮嗎?有些難忘場面嗎?

G:我只做過他一次司機,那次他跟呂方、草蜢、梅艷芳去雪梨開演唱會,主辦單位問有沒有人可以幫忙但無酬勞,朋友問有無興趣做司機,我即刻答:「做」,所以就真正做了他的司機車他四圍去。有一日他不用開工和綵排,我由雪梨開車車他到Camber,我們一齊飲咖啡然後再返雪梨。每程車都三個鐘 ,回程時兩個工作人員坐在後座睡覺,Leslie自己揸車,我就坐在他旁邊跟他傾偈。都三十年前了,當時非常興奮,但已忘了談過甚麼,他的英文好好。其實那是一生中唯一一次見過Leslie,來港之後,最接近他一次就是送他最後一程。

M:恭喜你早前獲毛記頒發最受歡迎男歌手,雖然這機構經常以搞笑及諷刺時事為主,不過香港人喜歡你這個是事實,分享一下你得獎感覺?

G:超越現實。要記住,這個總選一年前是沒有的,一年前亦沒有這些惡搞歌曲, 無端端在一年裡出現了。記得八月有一日他們突然打給我,說有一首歌想找我唱,但後日就要唱,還要在伊館唱Live,原來就是《愛是永恆》這歌。我好鍾意這首歌,再睇,哇!歌詞好過癮好正喎!所以就應承了。那時好緊張又興奮,因為歌詞實在太正。現在再看那晚的頒獎禮依然會很眼濕濕,但我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整個show的總結果,那種影響力可以龐大到哪個程度,全香港人都未知。但那晚感動到好多人,100毛、毛記,我們這班唱歌的,大部分人都是百分百俾心機出盡力去做好這場show,好多人都以為「唓!搞笑之嘛!」,但我們個個都不是這麼想。對,那些惡搞歌是有搞笑的成分,但整個show的意義,production質素都很高,司儀的台詞正到,連大公司都做唔到,因為大公司有尊嚴!現在久不久都聽到別人說《香港地》感動了不少人,鼓勵了不少人,對我來說這才重要。因為現時香港需要鼓勵,很多人都好灰心,今次這場show都有少少奇蹟結果。

M:這麼受歡迎加上人氣程度,會否考慮再次活躍幕前?又或者有沒有多了廣告客戶找你?

G:這些都不關我事,演員都是被動的,編劇、導演、監製想起你,覺得你有用,自然就會找你,不到自己話事。廣告就還有些在傾談中,因為經濟很差,好多人只傾不簽,再看看怎樣,先享受一下吧。

M:是不是經常沒有機會擔正做主角,所以當年離開了電視台?

G:我是在2008年1月離開無綫。2007年1月傾續約,已經跟他們說想有多些機會發展,他們說會跟監製講。我知道其實藝員科他們是有心,但可惜無力,因為監製無需要聽他們的說話,結果都照簽。但後來到了2008年1月,續約後就知道他們根本幫不到我,雖然也做過一些重要的角色好似《隨時候命》、《刑事情報科》、《情迷黑森林》,但不是主角。我知再無機會向上發展,當時只有兩條路可以行,一是做甘草演員,一是出去搏一搏,找自己的路,所以最後選擇了出去撈。本來自己出嚟撈不會成功,如果不是100毛同毛記電視,加上《死開啲》這套電影,可能會完全不同。

M: 2008年在偶然的機會下你在街上遇到發哥,然後他邀請你到荷里活專責教他英語,分享一下你看到的荷李活拍攝現場是怎樣的?

G:有一次他在我住的那條村看到我放狗,然後停車問可否教他英文? 

我話:「平時不會教,但你我就教啦。」那時他本身在內地拍了一套荷李活電影,但導演覺得他現場收音時說的英文說得不夠好,因為荷李活電影一定要配音,所以就請我教他講英文。在香港先糾正他的英文對白,配音後,就跟他上堂教會話同練習。07年尾,當時他正跟我上堂,接到荷李活電話說找他拍電影,他問我有無興趣去荷李活,我一口就答應。時間剛剛好,TVB合約1月到期, 1月中就上機,無需解釋就可以走得。在機上我們已開始睇對白,分析當中的意思,有甚麼演繹方式,因為有些對白可以有幾種演繹方法,所以我就解釋給他知。當時是在墨西哥一個小鎮拍,發哥好好人,無得頂。

M:有沒有後悔當年沒有完成讀醫科而來了香港發展?

G:無。絕大部分的人反應都是,你讀了三年多醫科,還有一年多就可以畢業做醫生,好嘥喎!他們沒想過,如果當初不是返學讀醫,就不會認識香港朋友, 亦不會知道香港的文化、流行歌曲,亦不會來港發展。這些過程都是必要的,如果沒有其中一個階段,我就不會在香港。所以不會嘥,這過程是有必要的。